突然有个小伙子向我车头冲过来
2020-01-27 20:23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除了这种情况,喝多了的客人还会动粗口甚至还会动手。“有时会骂得很难听,什么都讲,但我们不能回骂,一来有公司规定,二来人喝醉了,和他们计较也没意思。”宋师傅说虽然这样想,但辛苦了一天还挨一顿骂,有时真是伤心。

“一般客户都是喝过酒了,和他们打交道,有时实在是有苦说不出。”宋师傅说起了上一次的经历。

“总的来说做代驾麻烦事不多,可能我是女的,开车比较小心,不快的;客人也不好意思向女人发酒疯。”

宋师傅觉得,e代驾这样的大公司收费比较规范,信息费等等收取也不怎么高,接的生意做起来就放心多了。而那些小公司因为没有计费软件,一般是起步就是80元或者100元,具体都是自己谈价格的。“看起来有时收入会高一些,但麻烦自然也就多了。”

棋棋是他的网名,小伙子广西人,当过厨师,后来觉得做厨师太辛苦,而他又特别喜欢开车——尤其喜欢开名车,干脆辞职做了专职代驾。

“说来惭愧啊,我年轻时是老师,后来下海做起了生意,没想到前年把钱都亏进去了,没有了本钱,那只能打工了。”宋师傅来自安徽,两个儿子相继考上了大学,一个还上了北大。“一般的工作解决不了问题,你想,光两个儿子读大学的各种开销就得6000元,我一个月要是挣不到8000元,那生活都会出问题的。”于是,他想来想去只能拼体能做代驾了。

据业内人士统计,杭州现有各类代驾公司一百多家,专职的、兼职的代价司机近2万人。春节过后,代驾生意整体回落,再加众多代驾司机回到杭州,业务分摊到每个司机,生意不如春节那时候好了。

“晚饭后老公回家,我就打开手机app接生意,平时做到午夜12点就回来了。”她说,一个人整天在家里也不好,出去开开车心情其实会放松一些。

“现在熟练了,基本上什么车都能开,最初的时候真是提心吊胆,生怕出车祸,赔不起啊。”棋棋说,除了车子,这些车主也难侍候,他们脾气大,喝了酒更加了——有时让代驾开快车,连红灯都让闯,他只能想着法子周旋。“我琢磨出了不少应付他们的招数。其实应付喝多的,我们代驾司机都有套路的。”

“呵呵,说起来你不相信,其实我觉得女性代驾反而方便一些。”燕子说,其实杭州人素质挺高的,只要是酒喝得不是太多,都很客气,连零钱都不会让她找。燕子说她只选择了e代驾,因为只要有生意有行。“我这样做,也就前半夜吧,每月也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,知足了。”

酒友们付钱了事,但在夜深人静的偏避小区,代驾司机却开始犯愁了:怎么回去呢?

“最早我报了e代驾,之后还加入了爱代驾,感觉还是赚不够钱,我还加了二三个小的代驾公司,比如酒后代驾等等,只要是有生意,我基本上都会去。”

“正月十五一过,总算能够方便地叫到代驾了,如今聚会什么的,还真的少不了他们。”应酬多又喜欢喝点酒的,叫代驾是常事。

“今年1月份一个晚上,我开车从中山路一个路口右转,速度很慢的,突然有个小伙子向我车头冲过来,一下子倒地。我马上停车,对方说撞伤了,要钱。”燕子说她当时有些发慌,但车主也许有急事,主动下来和对方谈,给了几百元了事。

“我估计客人是睡着了,过了12点后还是联系不到人,我只得撤了单。”

“晚上9点多,我来到指定地点之后给客人打电话,最初都是有人接的,听得出是喝多了,他让我等一下,没想到10多分钟之后再打,便没有人接了。”就这样,宋师傅在楼下面等了2个多小时,由于按公司规定单方面不能随便撤单,否则扣到12分之后便永远不能在e代驾接单了。

“这些生意基本都是好车,有一位开保时捷的客人,都成了我老顾客了,有需要会直接打电话给我。”棋棋还说,车主不差钱,给的代驾费也高,一天下来他用不着做很多单。

小燕子是衢州人,三十出头,身材高挑。“两年前,生了宝宝后白天带孩子,晚上出来做做代驾。”小燕子说,宝宝快上幼儿园了,其他工作也找过,感觉还是做代驾适合自己,自由,收入也不少。

棋棋说,如果不是这份工作,有些车可能他一辈子都没机会接触。为了好好开车,他空下来都泡在网上做“功课”,了解车子的性能——这一方面是车子昂贵,服务时不能出什么状况;而另一方面,为这些高端客人服务好了,生意上有了着落,说不定还会有更多的机会。

打个呼叫电话,代驾司机回电后等待,再就是上车指路,直到被送回家。

次日,燕子刚好又路过这个口子,又看到前一天倒地的小伙子,而且边上还有几个混混,正在寻找目标——这群人是碰瓷的!她先是报警,然后通知了前一天的顾客。

“一年多了,什么路虎、保时捷、奔驰、宝马,都上过手了,能过车瘾又能赚到钱,我觉得挺好的。”棋棋刚入行时在网络代驾公司做,后来发现那个渠道接的生意好车少,就专门应聘到长驻高级宾馆酒店和娱乐场所的代驾公司做了。

夜色中的杭城,有上万名这样的代驾司机,他们开着别人的车,和那些喝得微醺或者烂醉的人打着交道。

骑着踏板电动车来到约定地点,把电动车折叠好后,客气地说要放在我车的后备厢。

“都是靠辛苦挣钱,怎么能这样对待我们呢?”开着车,宋师傅暗自伤心,但想起两个儿子功课不错,又那么有出息,心情又会好起来:“干一行就有一行的苦,为了儿子,这么辛苦也算值了。”

燕子最担心的是半夜12点时来个比较远的生意,比如从市区到萧山或者余杭,这样一个来回肯定要弄到凌晨1、2点了,末班车肯定没了,只能打拼车——如果每次打车,那生意一半就白做了。“所以我喜欢接城区的生意,这样返回时坐公交,方便又实惠。”

“做代驾相对自由,收入也可以,但有些事挺让人纠结的。”正如e代驾的女代驾小燕子(化名)说,一旦上了客人的车,之后的事情都得自己处理了,比如出点小车祸,比如客人睡着,再比如遇到了醉得很厉害的……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ngelnurse.cn浙江省舟山市砂卵峙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angelnurse.cn版权所有